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玉轩

习唐宋韵律,输幽谷芬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执著(原创)  

2009-02-21 22:44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新铺的水泥路宽敞整洁,很晃眼,路的两边斜坡上栽得满是一拃多高的牡丹,郁郁葱葱,鲜嫩可人,朝气蓬勃。路中间搭着一个大帐篷,里面摆满课桌凳,小刚、海生、孟娃、林波等都站在周围,他们是二十年前我的学生,还是那么小,小的可爱,围着我欢呼雀跃,活泼得叫人心动,我也跟着他们一起跳,一起笑,一不留神,从笑中惊醒,哦!原来我在做梦,这梦使我久久不能入睡,本来可能进一米见方小匣中的往事又历历在目,浮现在眼前。

(一)

   87年师范毕业,我和老公被分配到一个偏远的小镇中心校工作,两年后结婚,刚度完蜜月暑假一过,从老家回到学校,才知道我又被分到一个村的完校去教学。那时的领导不喜欢夫妻双方在一起工作,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两个人,孙大姐和刘老师都是我这样的情形,夫妻双方在一起的,所以,就把人家给拆开。吃别人饭,受别人管,无奈,只好服从组织安排。

  那所小学在一条很深的山沟里,是一个自然村的小学,离镇上十多里,要去那所小学先得过一条大河,河上没有桥,除了冬季,搭一根独木桥外,其他季节都是趟水过河。入秋后河水很渗,刺入骨髓,爱人只好星期天下午把我背过去,星期六早早等到河边又把我背过来,一同分去的孙大姐领着八个多月大的儿子,她爱人先把她背过去,再回过头来抱儿子,等母子都过河后才和我爱人一同回中心学去,刘老师一个大男人,是我们的头儿,过河利索,嗖嗖就过去了。到了冬季,河水小了,河上有一根独木桥,它是用柳树做成的,把柳树放倒,把一面刨平搭在河上,有霜时或下雪天走,上面很滑,我们一个拉着一个,一只脚挨着一只脚,慢慢往过蹭,小心翼翼的往过滑,两腿颤颤微微,唯恐掉入水中,每过一次,就跟上了一次战场一样,惊心动魄。

  学校建在一个高高的坎儿上,下面是一条小河,离沟口七里,离沟里八里,夹在山的中间,往学校走的路沿着小河,是慢上坡,途中要踩着趔石过很多次小河,沟里有几辆大卡车,专门拉木料,路基本上是汽车碾出来,两边是或陡峭或舒缓的山峰。学校里有三排房子,第一排是砖木结构的房子,隔出一间作为老师的厨房,卧室和办公室,即宿办合一,其它两排都是土木结构,布局和第一排一样。周围只有一户人家,六口人,几乎没有一个智力正常的,家里破破烂烂,到处漏风,房子被烟熏得黑乎乎的,炕上没有席,几乎没有像样的被子,有一对成了家,只有睡在用竹子编的楼上,只有两个人说话比较清楚,家里养了两条狗,狗的毛色不错。听说经常咬人,但我去了后它从来没咬过我。

(二)

  八九年九月一日,我们三个人服从组织分配去那所村上的小学任教。由于我是公办老师,可以给村上省不少钱,(他两是民办,由村上和乡筹钱发工资)村长高兴,派一辆大卡车接我们上去。我们站在大卡车的车厢里,在不断颠簸中过了大河,又在三摇两愰不断摇摆中向深山里进军,途中稀稀落落的人家散居在小河的两岸,约莫半个小时,车上了一个约75度的大坡,来到了学校。报名的学生和看热闹的村民把学校涌的满满的,像过年一样热闹。孩子们大都穿着干净整洁,女孩子头发都梳还算漂亮,男孩看起来聪明机灵,给人心里有所安慰。

 学校共45个学生,一至六年级都有,我们三个人每人两个年级,这就意味着要上复式班。给我分的是三年级和五年级,共14个学生,来此之前听说过复式班,具体怎么上课从未体验过,开始上课属于摸索阶段,一节课搞的手忙脚乱,一天后就慢慢适应了,做到了动静结合,讲练结合,合理分配时间,教学活动有声有色,有板有眼,学生很喜欢。课间带领学生一起活动,常给孩子们讲故事,讲他们未见过的新鲜事,给女孩子梳头,给孩子们剪指甲,给孩子们洗脸,给他们培养文明礼貌行为习惯,房子里经常有孩子们拿的鸡蛋,蔬菜,水果,问谁拿的,没有一人吭声,相互对望着发出咯咯的笑声。由于所教的学生少,任务量很轻,备课,批改作业,辅导学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一天很快就把教学任务完成了。孙大姐带着孩子不容易,常常帮她批改作业,完成任务。

  我们在那里安顿下后,开始慢慢适应那里的生活。吃的水是学生从高坎下面的河里抬上来的,烧的柴火是学生在山上捡的,山里最不缺就是柴,十几分钟时间,学生就能捡回一大堆柴火。山里孩子朴实,能干,做这样的事个个是行家,我们在这个小学校里过的还算舒心.

 下午4点放学后学生都回家了,我们没事可干,就领着孙大姐的儿子或在山路上转悠,或坐在操场上看过路的村民,一天也很少见有几个人路过,或看着对面的山,看着太阳一点点慢慢的落下去,我们才各自进自己的房子,山里面黑的早,我们也睡得早,睡不着的时候就看看书。每天晚上夜是那样的长,怎么也等也等不到天明,那时每晚最大的愿望就是赶快天亮,赶快到星期六,赶快回家。

(三)

 那年国庆节过后,孙大姐和刘老师的妻子都做了绝育手术,孙大姐休假,刘老师照顾妻子,两人请假不来学校了,村上请了代理教师,是本村的初中才毕业的两个女孩子.离家近,回家吃饭,晚上不在学校住。十月四日我一个人从镇走到学校,下午放学后两个女孩儿回家了,只留我一人镇守校园,当时也没觉得心虚。

  到了晚上,一个人呆在房子里,周围死一般的寂静,能听到空气的声音,夜的声音,还有虫子吱吱的叫声,心里直发毛,开始看书以缓解紧张的情绪,后来书也看不进去,把门锁上,又把叉子叉上,再用木棍顶上,内心依然恐惧万分,整整一夜蜷缩在床上,胆战心惊,毫无睡意,心被黑夜撕扯着,整个人被惊恐笼罩着,就要被黑夜吞噬了,夜是那样的狰狞,夜的鬼魅不怀好意的瞪大眼睛窥视着,又那样的漫长,时间仿佛凝固了。盼啊盼,等啊等,六点多了,听到学生的吆喝声了,如释重负,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松弛下来,这一夜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一夜之间我好像老了好多,急忙开门,一下子就抱住了我的一个学生,好像看到了救星。白天让孩子们用白纸把门窗全糊了,包括窗缝和门缝,唯恐黑夜的幽灵再次闯入我的灵魂。

 那天下午放学后忍着饥饿连奔带跑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行军回到家中,一下子扑到爱人怀里放声大哭,诉说自己昨晚的遭遇,发誓再也不去那个鬼地方了。晚上躺在爱人的怀里是那样的安全和温暖,舒舒服服睡了一个安稳觉。早晨六点闹铃一响,翻身起床穿衣,爱人睡眼惺忪,迷迷糊糊不让我走,一想起那些孩子来到学校看不到我,他们多失望,不行,我必须得走,又把爱人从被窝里拉出来,送我过了河,我又踏上了去沟里的征程。

  这次是我一人独自进山,天还没有大亮,路边的树林里,草丛中时不时有什么悉悉索索作响,我提心吊胆,蹑手蹑脚前行,生怕惊动了狗熊,野猪等动物,那样我岂不成它们的美餐。路边偶然有一群群野鸡被惊起,扑棱棱直飞天空,吓个半死,惊魂未定,又有野兔蹿出,三魂只留七魄,就这样一路担惊受怕来到学校,好在没有迟到。

 至此,在两位老师不在学校的两个月里,除了偶尔跟着那两个代理教师去她们家住外,几乎天天早晨进山,下午出山,往返十多里路,忍饥挨饿,提心吊胆,度日如年,两个月时间就这样被我打发了。

(四)

 山里的人渴望知识,崇拜老师,我们在那里也受到了村民的爱戴。村民们见了我们就让我们好好管他们的孩子,还说孩子不听话就好好收拾,他们绝不会怪罪的,当然我们决不会辜负村民的期望的。

 到了冬月,孙大姐和刘老师都归队了,经过两个月的锤炼我已变得更坚强了。孙大姐和刘老师房子里都有灶台,做饭方便也快,我可惨了,房子里没有灶台,以前的老师用一个铁桶做了个简易灶台,放在房子外面的房檐台上,热天做饭既烤又晒,冬天锅里倒两碗水,火苗在锅底嗤嗤着着,他们两都吃过饭了,我的水还没开,无奈,索性在炭火边上烧一缸子水,开水就馍,一顿饭也就对付了。在沟里那年,本来不胖的我充分达到减肥的目的,那一年我真的成为骨感美人。

 冬天山里用木头烧的木炭取暖,火力强,比煤火还暖和。早晨,孩子们人人提一个小炭火盆,老远看去像提着一个个红通通的小灯笼,又相似一条火龙,一字排开走在山中的小道上,胜似壮观。

 上课时,整个教室热烘烘的,心儿也是暖暖的。有调皮学生用铁皮文具盒装上黄豆,或玉米,或麻子,趁老师不注意,放在炭火上炒,正在黑板上写字,只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吓我一跳,走过去正待发作,那孩子拿出炒好的几粒成果伸手递到面前,怒气顿然消失,只好摸摸孩子的头,作罢,继续上课。

 冬月里,村民们家家要杀两头猪,孩子们早晨上学走时,家长千叮咛万嘱咐,放学一定要把老师请来和他们一起庆贺。下午放学后,孩子们相互帮忙,死缠硬磨,前拉后拽非要把我们叫去不可,我们也只好跟着去了,如果不去,村民们会认为看不起他们。到了村民家,一进家门,先把我们让的炕眼门前坐下,那里有个大坑,里面烧者旺旺的火,旁边还烧着罐罐茶,浓浓的,酽酽的,头顶的房梁上已挂好杀好的猪肉,据说那就是腊肉(现在才知道那是羌族人的生活方式)。等我们烤暖和,菜已上了桌,以猪肉为主,做出各种佳肴,尤其是用猪血和面不知怎么做的,特别好吃,离开那里后再也没吃过那样的美味。再就是用各种山野菜炖猪肉,也别具风味,酒是自家用玉米酿的,很浓烈,很香甜,村民们喝酒很豪爽,真是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仿佛这一年里的喜怒哀乐全都随着酒肉得下肚化为乌有,看着他们高兴,我们也很开心。

(五)

 转眼间夏天到了,苍翠欲滴的山林,清新荡漾的空气,徐徐吹拂的山风,清澈见底的小河,甘甜纯香的山泉,伴有云雾的山中常常使人有种置若仙界的的感觉,时间似乎过得也很快。六月十日早晨,天下着大雨,孩子们很早来到学校,开始早读。外面的雨越下越大,刘老师去中心校开会了,到了七点半左右,看着河水不断上涨,我和孙大姐商量决定把学生放了,学生走了约半小时左右,我们俩一直在高坎上看着,很是担心,怕孩子们没有回家。河水忽然变成黑色的了,是山洪爆发了,滚滚浑水咆哮着,发出怒吼的声音,山两边的树,石头,和泥土迅速都被肆虐的洪水带走了,河岸迅速扩大,原来的山路无影无踪,洪水如脱缰的野马,飞奔而下,原来的小河一下子变成宽阔的大河,让人胆颤心惊,看着黑黑的河水,心里直打哆嗦,幸亏有孙大姐在,幸亏学校在高坎儿上,否则我们就去见龙王了。

 六月十五日,河水小了许多,我们被困在孤岛上与外界隔绝六天了,带来的蔬菜吃完了,我和孙大姐两人也只剩一点挂面了,即将弹尽粮绝,就是去借,除了学校跟前那家人外,到其他人家的路都断了,那家人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我们只有等待了。那天下午,突然我爱人和孙大姐的爱人出现在我们眼前,当时就像做梦,看见他们来了,我,孙大姐,还有已经会走路的孩子都放声大哭,这些天对家人的日夜想念和期盼全都在这一瞬间爆发了,同时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,两个大男人也流泪了。

 他们两个在这里陪了我们几天,一天,我感到很不舒服,恶心,有呕吐的感觉,仔细算了算,咨询了孙大姐,才知道要当妈妈了,我和爱人已经盼望已久了。好高兴,这孩子注定是我的福星,在这艰难的时刻他来到我身边陪我,给我带来欢乐,带来了期盼,带来了对生活的美好向往,好甜蜜。

  六月十九日,我们准备出山。我们一路上相互鼓励,相互照应,趟过了一道又一道小河,原来路上小河里都有趔石,现在涨水了,河水齐膝盖,从沟里到沟口都是在水里行走。到了沟口,望着宽阔的大河一阵眩晕,有些胆寒。孙大姐的爱人先用绳子把孩子捆在自己的背上,接着我们一个拉着一个的手,慢慢的,从齐大腿根深的水里慢慢往过走(都是旱鸭子,不会游泳),走在河中间看着河水直发晕,脚底下直往上漂,感觉一不留神就会被水漂起来冲走,好在有两个男人在,紧紧拉着我们的手,才慢慢的,安全的过了河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了,望着家的方向,气定神安了。

  二十年过去了,其间经历的痛苦,悲伤,孤独,失望,甚至绝望,何止这一件,往事依然如同发生在昨天,难以叫人忘怀。二十年的人生路可谓命运多舛,风风雨雨,酸甜苦辣都已尝过,但对生活的信心从未动摇过,做人的信念,做人应具有的顽强,果敢,自信,善良,真诚,有良心,责任心的品质从未改变过,而且越来越坚韧,这些都归功于艰苦生活的磨练,这笔宝贵的精神财富,使我终生受益无穷。

  

执著(原创) - 幽兰 - 冰清玉洁

 

  (师范毕业时的照片   后起左二为本人)

22年前 ,单纯不谙世事,无忧无虑,对未来有着美好的憧憬,眼中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

执著(原创) - 幽兰 - 冰清玉洁

       (九零年四月拍的照片,六年级的七个学生即将毕业师生合影,二十年过去了,片中的学生现在不知都在干什么,我们三个人依然战斗在教学第一线,被我们抱了一年多的的孩子,现在成都上大学。)

  两年后,生活第一次教训了我,酸甜苦辣皆已品尝,领教了挫折,困难,孤独,恐惧和无助的考验。片中的我已不再幼稚,知道了生活其实很不容易,幸福欢乐很奢侈,20多岁的我好像已有40岁,身心已不再年轻,岁月的刻刀已在心灵深处留下了深深地刀痕,心已流出第一滴泪,人生的烈酒真不是滋味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7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