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碧玉轩

习唐宋韵律,输幽谷芬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感:我的老父亲(一)  

2016-06-20 00:15:16|  分类: 情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我的老父亲

 情感:我的老父亲 - 幽兰 - 碎玉轩

 

    我的老父亲(一)

/幽兰

今天各种祝福、缅怀父亲的文字溢满各个媒介,才知道今天是父亲节。

细想一下,还是端午节小长假回家看望了老父亲,,由于乱七八糟的各种忙一晃又十多天没见父亲了。中午赶快给父亲打电话问候一下。电话打了三次,没人接,又打一次,等了一分多钟终于传来父亲微弱的声音。问他我是谁,他说他不知道,我告诉他我是他女儿,他嘴里叫着我的名字又叫着妹妹的名字,但他说不清我究竟是大女儿还是小女儿,瞬间我的泪水溢了出来。以前那个倔强、刚毅、智慧、善良、慈祥、耳聪目明、思维清晰的父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渐渐的变得意识模糊,思维不清,偶尔生活自理方面也出问题,有时真像是一个慒懂的孩子。每回一次家、每想到父亲身体每况愈下,心情异常沉重。

父亲1928年出生在秦岭之巅,可能是经年生活在高寒地带,形成和造就了他刚强坚毅的性格。年少时家境贫寒,上过几年私塾,后来给富人家当长工,用艰辛的努力维持一家人的生计。1954年参与宝成铁路的修建,由于吃苦耐劳,诚实干练,又有些文化,得到同在工地干活的母亲的喜欢,组成了家庭。上世纪六十年代社教开始,当时文化人极少,父亲被县上派到当时三岔乡苇子坪参与社教运动,活动开展的有声有色、轰轰烈烈。后来由于家庭贫穷缺少劳动力被爷爷叫了回来,一直在生产队当会计,直到包产到户、土地回归各家各户为止。

在记忆中父亲很温和,没有打过我们姊妹三人,总是对我们疼爱有加。每当我们犯错误时他只是严厉的批评一顿,几乎没有受过来自父亲的皮肉之苦。小时候,我体弱多病,总是父亲背着我偷趴火车去宝鸡看病。6岁那年,腋下长了瘤子,锥心的痛,父亲连夜背着我趴上黑漆漆的火车厢,在漆黑的夜里钻了一个又一个山洞,翻了一座又一座山,乌黑的夜如鬼魅般仿佛随时都可将人掠去噬魂削骨,我蜷缩在父亲的怀里,把父亲的手抓得紧紧的屏住呼吸,父亲搂着我,告诉我从秦岭到宝鸡有53个洞子,我就跟着父亲一起数洞子,数着数着睡着了,恐惧也随之睡去。到了宝鸡火车站天还没亮,下车时被警察逮住了,要罚款,身上只有一点看病的钱,父亲好说歹说人家才放了一码。到医院要做手术,钱不够,父亲又给人家下话让先做手术,不够的等下次换药时一并带来,好在那时医院有人情味,也就答应了。在做手术过程中我听到不断的敲门声,我知道那是父亲在焦急的等待,在替我担心。后来母亲给我说你做手术时,把你爸差点担心死。

父亲识字不多,但他仰慕文化人。他说家里再难、再苦也要让娃们把学念出来。由于父亲姊妹多,70年代初分家后家里一贫如洗,他和母亲上山砍竹子、挖药材,有时偷着砍木料偷装在火车上运到宝鸡去卖,那可是冒着生命和坐牢的危险。最让父亲开心的是每学期末看着我们拿着三好学生奖状回家,望着那一面被奖状贴满的墙,父亲笑得合不拢嘴。当我接到师范录取通知书时,父亲无比兴奋(我是村里第一个考上中专的人),买了烟酒置办了酒席,宴请了全村子里的人。接到录取通知书父亲比谁都急,生怕上学这事黄了,离开学还有两个多月,父亲就吩咐母亲缝被褥,做箱子,恨不得连夜把我送进师范去。

19841016开学日子到了,从未出过远门的我在父亲的护送下坐上火车去几百公里外求学。一路上父亲给我讲到学校后要好好学习,要和同学友好相处,想买啥买啥,别苛刻自己,生活每月都会按时寄去的。父亲陪我办好一切入学手续,又陪我去街道买了所有的生活用品,包括女孩子所用的东西,父亲真是个心细的人。为了省些费用,当天父亲就回家了,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,顿时孤独感袭击了全身,泪眼朦胧,我不知道没有父亲的日子怎么过。

师范毕业时,父亲看到我和男朋友一同站在他的面前,他乐得眼睛眯成了一道缝,嘴角差点翘到耳根,他欣慰的点点头,我知道父亲很满意。后来看着我们家庭的幸福,孩子的出生、我们事业上小有所成,父亲更是欢心。

父亲是一个很整洁、很爱干净的人,贫寒的日子里,虽然缺衣少穿,但父亲的衣服总是洗得干干净净,叠的整整齐齐。夏天仅有的两件棉布白衬衫总是颜色如初,穿了多年的中山装虽然掉了颜色,但依然洗的很干净。慢慢的生活好起来,我和妹妹给他买的衣服都被他分门别类存放:内衣、外套、鞋帽、袜子,春夏秋冬的都被他整理的井然有序,放进他的土漆漆成的、明光锃亮大炕柜里,我们让他换衣服时他不让动他的柜子,怕给他弄乱了。记忆中一直存留的是父亲年轻时留着大背头、头发梳理的很齐整的形象。

有时觉得父亲很烦人,我们每次回家不能提前告诉他,否则一路上不得安生。要让他知道我们回家的消息,车上就好像安了GPS定位系统和监控系统,每隔十多分钟就是一个电话,不是提醒开车慢点,就是问你是不是走到某某地方了,巧的是每次说的地方都对,很是惊奇,好像他有千里眼顺风耳,从我们启程到回家全程都在实施不间断的监控。有时早上早早的打来电话,或晚上很晚的时候打来电话,问他有事吗,他说没事,就是问问。

父亲一直很清瘦,一生过着清淡的日子,生活很节俭。从我记事起,父亲从不吃猪肉。每次吃馍、逢年过节吃糕点,总是用一只手将东西送进嘴里,同时用另只手接住掉下的渣,然后又将碎渣喂进嘴里,父亲每次吃过饭都要添碗,过去是这样,现在依然是这样,母亲说过无数次,我们也常说,可他总是这样,生怕浪费了粮食。

父亲一生没有经历大风大浪,没有惊人的壮举,没有值得炫耀的事,一生平平淡淡。有两件事对他打击太大,造成了巨大的创伤。两年前的端午节前夕,唯一的弟弟我的叔叔在家门口不幸惨遭车祸猝然离世。爷爷奶奶去世早,两个姑姑去世后,至亲骨肉兄弟就剩叔叔一人,老哥俩常聚在一起回忆过去的事,常常相互照应。叔叔去世那几天,父亲不吃不喝,整天坐在门口望着叔叔种的菜地自言自语,人又老了一大截子。就在叔叔出车祸时,妹夫又不幸被查出得了脑瘤,妹夫生病后我们一直不敢告诉父亲病情怕他担心,由于要照顾妹夫,妹妹回家的次数很少,父亲开始怀疑病情,但每次都被我们搪塞过去。经过在宝鸡、西安多方努力、艰辛治疗,最终还是没能挽救回妹夫的生命,于国庆节收假那天晚上离开人世。这件事我们想瞒着父亲,妹妹在家排行最小,是父亲最疼爱的女儿,我们怕父亲知道会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,有个什么闪失。哥嫂、及表妹、堂哥们都来帮忙料理丧事,连着两天父亲没看到他们,也没接到我们的电话,就直接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妹夫不在了,我当时还想隐瞒,可他说他已经觉察出来了。我把实情告诉父亲后,他当时很长时间没说话,我知道这个噩耗对他打击有多重,沉默了许久后,父亲呜咽着说让我好好料理丧事,照顾好妹妹。自从妹夫去世后,父亲每天都要给妹妹打电话安慰妹妹,直到现在。他常常向我询问妹妹的情况,每次告诉我要照顾好妹妹和外甥女。以前,88岁的父亲耳聪目明,精神矍铄,腰板挺直,见过父亲的朋友都说根本不像80多岁的人。自从这两次不幸发生后,父亲衰老了许多,背也一下子弯了,走路迟缓,精神状态越来越不好。

父亲很关心时政,我们每次回家他总是和爱人探讨国内外大事,对本县的经济发展发表个人的意见,并提出建议。父亲虽不是党员,但对党的方针政策了解的很多,有的还很通透。父亲总是满怀感恩之情,他常说有共产党领导就是好,现在人们吃穿不愁,国内国外到处走,生活越来越好多亏党的好领导,让我们要珍惜今天的幸福时光,在各自的岗位上一定要努力工作。我想只有经历了新旧社会的发展变革,才最有资格说这样的话。

自从20年前母亲去世后,尽管我们常会去看他,平日里有哥嫂陪伴在身边,但父亲一直很孤独,有时连说话的人都没有。现在耄耋之年的父亲身体虽大不如从前,虽然每天只记得给妹妹打电话,再也记不起我的电话号码,但我的座机即使不用也一直为他开着,虽然吃过的饭过会连吃的是什么都忘了,但我依然回家为他买他最爱吃的甜点,虽然他常常不在给他准备好的便桶上大小便,但对他的爱从未递减。

家有一老,甚是一宝。每天有哥嫂的精心照顾、细心呵护,父亲生活在他的世界里也是安然自在、自得其乐。父亲是我的精神支柱,是我的靠山,有父亲就有家。但愿我们父女能再陪着多走一段路程,我永远停泊在这片温暖祥和宁静的港湾里!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9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