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苑清风

习唐宋韵律,输幽谷芬芳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2018年06月18日  

2018-06-18 23:04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8年06月18日 - 幽兰 - 兰苑清风


 端午思父

/幽兰

端午放假了,一大早我急忙奔入市场去采购。不一会,金黄酥脆甜香、冒着热气的油糕;葱绿软乎、散着芦苇清香的粽子;淡绿色、松软香甜的绿豆糕和一瓶晶莹透亮、黄澄澄的土蜂蜜,一大包拎在手中,这些都是父亲最爱吃的。自从口中那些将军、士兵光荣退役,告老还乡后,父亲只能吃这些软乎的食品。甜食,也是他一生中的最爱。

爬坡上梁,翻山绕岭,急速行驶,超越一辆又一辆巨无霸大挂长车。一个多小时后,汽车终于停到娘家的院子里。下车后径直迈进父亲房中,耄耋老父侧身躺在炕上,人很消瘦,躺着在被子里的身躯像个孩子,扶起父亲下地坐在沙发上。洗净手为父亲剥了两个粽子,放上几勺蜂蜜,又拿了两个油糕,再取出两块绿豆糕。父亲先吃粽子,他用仅有的三颗牙和衰老的牙床“细嚼慢咽”吃完粽子,依旧将碗中剩下的蜂蜜和米粒舔干净,这是他一辈子形成的习惯,任何时候、任谁说都无济于事,就是不改,依然如此。接着父亲拿起油糕,用碗接住掉下的油糕酥脆的皮,吃完油糕后又把掉下的皮吃了。然后父亲右手拿起绿豆糕,左手接在下巴上,咬一口豆糕,松软的豆糕渣就掉在手心里,等一块豆糕吃完了,就掬起手一仰头把掉下的小渣扣进嘴里,最后将早起泡的茉莉花茶倒进碗里,摇一摇,涮一涮,慢慢喝了,很开心、很知足、很满意的笑了。他边擦嘴边说现在社会真好,要啥有啥,什么都不缺,每个节气都过得这么富实,这么好。我在一旁一直看着父亲吃东西,他每吃一口,我的喉管也跟着动一下,仿佛那些食物都进了我的肠胃,平时不觉得好吃的油糕粽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香,这么甜。父亲的笑容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去年的这一幕幕不断地重现在眼前。正当我沉浸在往日温暖、甜蜜的回忆中时,汽车已驶进村庄停在娘家的院子里。站在院子里只见:门前公路上的汽车一辆接着一辆风驰电掣、呼啸而过;屋后火车站上的火车发出高亢的鸣笛声,启程又奔赴他乡;邻居家的烟囱里炊烟袅袅;院子里鲜艳的月季花灿烂的地开放着,只有那一院房一声不响地保持着沉默。没有鸡鸣狗叫声,大门上锁,厨房铁将军把门,窗户紧闭。心急如焚的我,不顾一切、用劲从外面打开父亲房子双层窗户的外层,里层却插地死死的。隔窗而望,父亲的炕上打扫得很干净,没有任何物品堆放,烧黄的炕面很显眼,房子里只有陪伴他几十年的炕桌和高低柜静静地立在地上。哦,父亲去了,父亲已于十个月前离开人世,哥嫂也打工去了。顿时犹如一盆凉水浇了下来,我呆立在窗外,心凉了半截,泪水悄然挂满脸庞。

父亲在世时,娘家就是我的驿站。每次出行不管走多远,去时路过娘家,总要下车歇歇脚,和父亲说说话,喝父亲泡好的、溢着清香的茉莉花茶,吃嫂子做的家常饭,顺便再往杯子里续上父亲水壶里那滚烫的开水,心里装满父亲温暖的话语,纵使走到天涯海角,身后有一座巍峨的大山可依靠,脚步是坚毅的,内心更是踏实的。每次回来时,父亲早早将家种的各种蔬菜、水果、特产摘干净,装好放在廊檐台上,等我回家时带上。每次去娘家就像大扫荡,总是大包小包满载而归。很多时候,返回途中我和爱人还要在父亲热炕上美美睡上一觉,已消除长途开车的疲劳。父亲上年纪怕冷,一年四季烧着炕,躺在父亲的大热炕上舒展身体,没有担心,没有拘谨,心情异样的平静,不知不觉便进入梦乡。此时的父亲一声不响的坐在房间守着我们,就像看护着小时候的我们。走的时候,父亲又千叮咛万嘱咐:路上开慢些,一路要小心,注意安全。有了父亲的叮嘱和佑护,一路畅通无阻,平安到家。

父亲在世时,娘家就是温馨的港湾。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,在工作、生活、家庭中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不顺,思想也会钻牛角尖。每当情绪低落、意志消沉、苦闷不堪时,就回娘家住上些日子。母亲去世早,尽管一些事无法对父亲诉说,但有父亲在身边,日日守着父亲,听父亲讲陈芝麻烂谷子,和父亲聊邻里乡亲家长里短,再听父亲对家乡大小事情的关心、对世事的感悟和理解,他用一生积攒下的宝贵经验开导我。聆听父亲的谆谆教诲,使人茅塞顿开,心情也就豁然开朗了。是啊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酸甜苦辣皆生活,尝尽人间百味,终会修成正果。

父亲在世时,娘家就是根。每个假期总要在娘家小住一些时日。领孩子去嘉陵江游泳抓鱼逮螃蟹,时时想起小时候父亲领着我在清澈的河水里淘麦子,洗衣服。发大水时父亲背我过河割猪草,领我除玉米,割麦子,挖洋芋,掰包谷;带孩子上山上采野花摘野果时,又想起小时候跟随父亲上山放牛,满山无拘无束的疯跑,那个“野”丫头常常害得父亲漫山遍野寻找;夏天的夜晚和父亲坐在院子里,乘着习习凉风,看月出山岫,风拂行云;听蝉鸣夏夜,蛙鼓震天,流萤秉烛,黑夜飞行。冬天坐在父亲的热炕上,隔窗看冰铺大地,雪满千山;忆空地扣麻雀,院中堆雪人;顽皮之下顶风冒雪、餐冰饮雪不甚感冒,又让父亲十里八里的背着求医问药,使父亲备受煎熬。听父亲缓言慢语地讲着过去的故事,我一边追忆,一边思索,一边回味,心也就变得异常澄明、淡定,幸福甜蜜就蓄满心房、、、、、、

隔着窗子,望着父亲的房间,多想进去摸摸那张伴随父亲一生的炕桌,坐坐父亲的热炕,再喝一杯父亲的茉莉花茶;多想再给父亲洗脸、洗脚、刮胡子;再给父亲剥个粽子,递个油糕,送块豆糕;多想再和父亲过个端午,多想永远守在父亲的身旁。

2018.6.18端午节

 

 

 2018年06月18日 - 幽兰 - 兰苑清风

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5)| 评论(4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